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弹性蛋白肽服用量 > 大妈痴迷“蛋白肽”去世前还在吃 质监部门介入调查

大妈痴迷“蛋白肽”去世前还在吃 质监部门介入调查

2019-06-12 09:26

  店长称浮肿是正常反应让她继续服用“蛋白肽”

  在谢先生印象里,6月底7月初,妻子才出现浮肿。他有一次听妻子说,去医院开过5毛钱的药消水肿。他称,除此以外,妻子没吃过别的什么药,除了“胶原蛋白肽”产品。7月21日晚上8点过,邓女士去世前,谢先生回家看到妻子难受的状态,“我还问她有没有吃‘药’,她说吃了。”他说,所谓的“药”,便是妻子买回家的“胶原蛋白肽”产品。更早一些,他还看到妻子在用“藏红花”掺热水泡脚并揉脚,“她说是店长告诉她的,藏红花也是店长给的。”

  李嬢嬢说,得知邓女士出现水肿后,她建议邓女士去弄点药看一下,当时邓女士回答“我继续坚持吃半年肽,再买六盒。”

  在李嬢嬢记忆中,6月底,邓女士对她说自己脚肿。因此,邓女士还去过卫生院检查。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7月6日其采样的血常规以及临床生物化学与免疫学检测报告单上,多项指标呈现异常,比参考值有偏高或者偏低。之后李嬢嬢陪邓女士去找过“红瑞和”店长龚女士。“我听到店长让她继续吃,是正常反应,但要减点量。”李嬢嬢表示,之后邓女士开始每天吃四包。

  在母亲的手机里,谢清松也翻到母亲和龚女士的几段微信语音聊天记录。6月24日,龚女士语音说“水少喝点,有利于去水肿”,接着又说“用开水泡脚,边泡边按摩脚,(是)夏天最好的去水肿方法”。又过了几个小时,她发来一个“国肽健康馆”的微信截图,上面写着“浮肿是……服用肽之后……属正常,坚持服用”,并发语音说“手肿、脚肿都是正常反应,坚持服用”;7月6日,她说“邓阿姨你想去检查,报告拿出来以后给他们(吴老师)看”。

  8月2日,谢清松接到一女子来电,对方自称是“红瑞和”店长龚女士。电话中,对方提出没开封的产品可以退货,并称是从药房代购的,“药房也是我们家的。”

  店长回应:

  继续服用建议是从网上看来的

  “邓阿姨通过我带了12盒的样子。”昨日上午,郫都区新民场镇“红瑞和”店长龚女士说。不过,她反复表示,不是在店里买的,而是帮忙带的,并称是从同一个集团的药房带的。她确认了关于门店金卡、银卡消费金额的说法。但她坚持认为,邓女士的脚肿是到店之前就患有。她也给过邓女士藏红花,并告知其泡脚,“是在百度百科上查到的。”

  为什么说是“正常反应”,并告知邓女士“继续服用”和“减量”呢?她称,这是自己从“国泰健康馆”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便告知了邓女士,“我当时的意思是吃这个不会影响水肿、脚肿,可以继续服用。”减量则是注意到邓女士每天吃五包蛋白肽,“超过了说明书的要求。”

  对于自己提到的“吴老师”,龚女士表示其为公司领导,并不是医生。她称,自己通过微信将邓女士的化验单给“吴老师”看了,对方也在微信上建议去医院;不过,之后她又称,是当面将化验报告的照片给“吴老师”看的。“我们都建议她去医院。”此外,她还表示蛋白肽产品属于食品,并称会向老人说明吃肽产品是“食疗”,“我和店里其他工作人员都没有说过可以治疗癌症之类的,视频也没放过。”

  事件进展:

  质监部门介入调查

  事后,谢先生拨打12345投诉了妻子的遭遇。郫都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多次去龚女士的门店检查。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为什么龚女士坚称是带货?综合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该店并无食品经营许可证,不能销售食品。(记者彭亮摄影报道实习生张芳)